今天是:
AG8手机网页版|官方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坛
高坡苗族传统木匠工艺的传承价值及其文化研究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高坡苗族传统木匠工艺的传承价值及其文化研究

杨清昌 [①]

【摘要】 因社会发展,传统木匠工艺的职能转换,由技艺威严到技艺谋生,再到技艺闲置,木匠师傅的社会地位也发生了从木匠到木工,又从木工到木匠的角色转变。十九大召唤“工匠精神”,苗族传统木匠凝聚着优秀的民族文化精髓,是塑造苗族工匠精神的优秀工艺。传统工匠工艺是传承民族文化的载体,苗族传统木匠在传承民族文化上有着重要的传承价值。高坡苗族创新打造传统木制工艺品,是旅游开发的丰富资源。本文以高坡苗族对神木的崇拜入手,梳理高坡苗族木匠文化变迁,探寻其文化内涵及传承价值。

【关键词】传统工艺    木匠文化    传承价值   高坡苗族

 

弘扬传统文化,树立文化自信是十八大以来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②]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国运强,这是十九大报告对文化建设更进一步的诠释。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传承传统工艺是文化传承的研究领域,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效手段。

传统工艺的振兴和发展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传统工艺振兴的基础和关键是核心技艺及其内在文化的传承。[③]这就要求我们深刻认识传统文化与传统工艺之间的关系,了解传统工艺的概念及性质。根据《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国发办[2017]25号)》的界定:“传统工艺是指具有历史传承和民族或地域特色、与日常生活联系紧密、主要使用手工劳动制作工艺及相关产品,是创造性的手工劳动和因材施艺的个性化制作,具有工业化生产不能替代的特性。”贵州传统工艺类别繁多,涵盖行业纷繁,少数民族蜡染和刺绣等就是享誉国内外的优秀传统工艺。

苗族银饰、织锦、服饰等是精美绝伦的传统工艺品,其工艺传承及其文化,早有专家深入累牍研究,并也取得了卓着的成绩。高坡背牌苗族的服饰、刺绣以及背牌,也有诸多学者涉足研究。本文主要从高坡苗族的传统木匠工艺入手,并且主要着手于云顶片区的传统木匠调查,分析其存在的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

一、高坡苗族的神木崇拜与木匠渊源

木匠是时下具有资格等级的传统工匠。随着城镇化建设的深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居住环境的追求随之提高。这就给木匠创建了良好的就业前景,同时也对传统木匠工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自人类折木筑巢安居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对居所的改进。从鲁班被芭茅草划伤发明锯子后,木匠行业也就开始了历史的征程。我国的传统工艺都信奉“百工五法”法则,木匠更是如此。《墨子》一书对矩、规、绳、悬、水这五法阐述说“百工以方为矩,以圆为规,直为绳,正为悬,衡为水。无巧工,不巧工,皆以此五者为法。”古代工匠恪守行业原则,严格遵从工艺法规,以至于成就宏伟华丽的建筑和璀璨精湛的工艺。这样的传统工艺技巧曾是高坡苗族居民生活中息息相关的民俗事象,形成了的木匠文化铸就高坡苗族浓郁的民俗文化和精益的工匠精神。

对树木的崇拜是苗族自然崇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黔东南苗族关于崇拜枫树,源于枫树生蝴蝶妈妈而繁衍了人类的传说。苗族对大树认干亲,祈求大树保佑子嗣参天立地、幸福康安。岜沙苗族来也一棵树,去也一棵树。广西资源县五排苗族认为小叶松柏具有“牵龙气”的作用,[④]于是在祖先的坟茔附近栽种小叶松柏。高坡苗族对树木也有着同样的情结。如大门前不能栽种桃李;房屋附近不可以栽种松柏;门前树木不能高过房梁等等。

在高坡苗族传统文化中,取用木材是非常讲究的。护寨树不能用,路边树不能砍,年代久远的古树不能伐,这些禁忌对保护生态环境起到了积极作用。比如房屋大梁的选取程序就十分庄重严肃,从砍伐人员到选梁、砍梁、迎梁、钉梁、架梁、上梁等等都有严格的仪式禁忌。建造大门、打制衣橱、做桌椅桶盆等凡事用到树木的,都对木材选取及使用有着严格的讲究。

比如建造新房架大梁时,木匠会这样唱道:

“此树长在终南山,鲁班弟子把它搬。锛刨斧锯做成材,用在此地定平安。八宝地上砌华堂,吉时吉日来照梁。”

一切安排妥当,最后杀公鸡用鸡血浇梁,准备起梁时又唱:

“一浇浇梁头,财似流水永不愁。二浇浇梁腰,此处宝地聚财宝。三浇浇梁尾,子孙后代永远做官清如水。”

开财门[⑤]、开柜子[⑥]又是另一种唱词,但大意都叙述着取材、制作以及功用禁忌,希望这些工艺品能祛除邪晦,敛聚财富、祝祷福禄。

高坡苗族早期的木匠有着如同巫师一样的社会地位。[⑦]具有祭祀鲁班,传承保守、讲究吉日、小心侍弄“法器”(斧头、锯子、墨斗)等特点。与地谋食的社会生活,掌握一门技艺是令人艳羡的,正所谓“家有良田万顷,不如薄技在身。”早期生产水平不高,生产资料匮乏的社会,掌握木匠这样一门传统工艺,极大地改善了生活质量,也提高了社会地位,受到社群民众的敬仰。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农村,尤其是市场经济打开后,木匠工艺的功能有了一定的变化。传统木制品能逐渐换取生活资料,木匠传承技艺不再保守单一,其社会地位也开始动摇。木工的职责不仅仅局限于建造房屋、打造棺木、雕割桌柜了。原来森严的仪式开始简化,繁琐的禁忌逐渐打破。人们开始竞相学习木工技能,木匠与木工角色产生互换,开始成批打制木产品,生活资料来源不再只依赖土地。

九十年代末,笔者调查的村子几乎家家户户打制水桶、木盆或甑子,长至花甲老人,幼至学龄孩童,都能大刀阔斧劈树伐木,推拿刨刀,拉扯锯子,审视墨斗。大批手工木制品销往花溪贵阳等县城,人们为了满足日益提高的日常生活需求,周而复始地向大自然汲取木材,导致生态环境一度遭到破坏。

按照全村60户记,每户每周打造20个甑子,每个甑子平均30元,就能卖出36000元的收入。除去木材成本价每个甑子5元,每户每周能有500元的纯收入。有些家庭劳力较多的,一年劳碌下来能有一笔不小的收成。

随着木瓦结构的房屋逐渐被砖混结构所取代,外出打工的风潮也渐渐开涨,高坡苗族也把木工器具装入竹筐,生活收入由木制品加工转而变成了外出务工了。村子里拉锯之声重归沉寂,每逢立门造柜,才又乜着眼睛审视墨斗。

二、高坡苗族木匠文工艺的民族文化内涵

中国传统工艺离不开民族文化的影响,传统工艺不仅展示时代手艺人的精湛技艺,还展现着民族风韵。[⑧]山顶洞人学会利用骨针后,就极力在使用过程中讲究骨针的美观。苗族芦笙最初侧重吹奏的功能,随着时代演变加上地域的区别,芦笙有了外观的多样性和制作的繁琐程序。也就是说“即使最贫穷的部落也会生产出自己的工艺品,从中得到美的享受。[⑨] 

高坡苗族木匠工艺和社群生活息息相关。劳作时相互品评犁耙的曲线刨艺;串门时鉴赏升斗的榫卯相接;做客时感慨四方桌的棱廓雕工。年代的更替,高坡苗族对木艺制品的关注也随之转移。早前的木工艺术关注屋檐的雕花,木窗的纹路;后来关注桌柜的线条,门头的榫卯;再后来追求甑子的光滑,木桶的光漏。斧头是高坡苗族最主要的生产工具,男子是否成年要以驾驭斧头的能力来衡量。人们出门必背着一把斧头,生产生活与斧头形影不离。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⑩]的木匠文化,体现了高坡苗族木匠工艺在社会生活遵从一定的习惯法则,使社群关系和谐良性发展。对于神木崇拜,木匠对木材的敬畏,木工欲取材而远之,极大地保护了自然生态环境。木匠举行的各种庄严仪式,在传承传统工艺的同时,传承了民族文化。

三、高坡苗族木匠文化的传承价值

(一)传承传统工艺的民族文化

高坡苗族木匠文化的传承,成为传承民族文化的载体。高坡苗族木匠文化隐含着了崇尚习惯法的法则,体现了对大自然的崇拜,同时还延续了高坡苗族的精神智慧。在传承木匠技艺时,“他们一般不善于表达和描述制作工艺流程,徒弟们一般都是边看边学,有样学样,久练而自通。”[11]年轻一辈会就自己制作的木制品进行攀比炫耀,这样促使木工艺术日臻上乘。

要做大型的木工活,比如建造木房,雕砍棺木,修缮财门等,要择选良辰吉日才开斧。开斧时要宰鸡敬师祖鲁班,焚香敬神灵,祝祷开斧大吉,平安盖棺,顺利完成。高坡苗族认为不做一系列如上的讲究,建造期间会存在斧器伤人[12],建造后则可能形成邪晦殃及木匠师父或者主人。这贯彻了高坡苗族尊师拜祖的传统美德,传达了注重生产的安全理念,隐射出木匠师父崇尚技艺的工匠精神。

民族文化沉浸在社群生活之中,也负载在传统工艺的方方面面。因此,传承木匠工艺的同时,也就传承了高坡苗族的民族文化。

(二)打造工艺产品的旅游文化

贵阳市打造全域旅游,国际山地旅游落户高坡苗乡。高坡苗族风情多彩,苗族文化浓郁,生态环境完好,田园风光绚丽。随着花溪区推进“溪南十景”建设,高坡苗乡占据了“溪南十景”的制高点。文化旅游无疑是高坡创建特色的出路,让旅游者感受大自然的馈赠的同时,体验苗乡浓郁多彩的文化气息。

高坡苗族具备优越的原生态旅游资源,同时也要注重开发旅游产品。因为只有具备文化情感和民族灵魂的旅游产品,才能打动旅游者,才能刺激旅游消费,才能带动旅游经济。“旅游资源的开发最终体现在旅游产品上,旅游资源的优势能否转化为经济优势,与旅游产品开发合理与否密切相关。”[13]目前高坡苗族旅游产品开发尚处于起步阶段,传统木工制品是开发旅游产品的优势资源。高坡苗族木制品如凳子、小桌子、洗脚盆、收纳箱、小升斗等等,无论是家居使用还是摆设装饰都独具特色。

“旅游商品应该朝实用的方向发展,而不是把原生态产品推向市场。”[14]对传统木制品进行创新设计,打造创新木制品工艺作为旅游产品,是高坡苗乡旅游资源开发的亮点。用木材制作玩具模型的小犁耙,雕琢汽车模型,挖凿木质小鼓……再张贴苗族元素图案。这种“现代创新是对传统的突破,也是对传统的打造。”[15]创新打造的木制工艺品,一定成就丰富的旅游资源,同时传承了传统木工技艺。

(三)塑造传统工艺的工匠精神

习总书记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工匠精神”,十九大报告又再一次提出要弘扬工匠精神。传统匠人对工艺的精益求精、严谨认真、专注敬业、推陈出新和文化感染就是工匠精神。

高坡苗族传统木匠无论是对榫卯雕花,还是线条纹路;无论是文化传承,还是工艺谋生;无论是行业内部,还是社群文化生活,都渗透着工匠精神的内涵。高坡苗族木匠们喜欢不断雕琢自己的产品,热爱自己所做的事,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享受着产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乐在其中。高坡苗族最为推崇的匠之鼻祖就是鲁班。工匠精神依靠言传身教地自然传承,无法以文字记录,以程序指引,它体现了旧时代师徒制度与家族传承的历史价值;工匠精神只能靠人与人的情感去感染,现代大工业的组织制度无法承载,流水作业的操作流程无法衡量,最先进的数学模型也无法计算。

传承高坡苗族传统木匠工艺,就是塑造高坡苗族工匠精神。传承木匠工艺,让木匠们的传统工艺有舞台、有价值,匠人们生活就有尊严、有体面。传承木匠工艺,让民族精神承载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凝聚民族精神,对传承高坡苗族文化,满足高坡苗族对没好生活日益提高的需求有着重要意义。

 

工艺传承分两个层面:一层是具有普遍价值的、相对稳定的、最具民族精神的、恒常不变的工艺精髓;另一层是与时俱进,围绕民族特色寻求的传承创新。在创新中保存工艺的精髓不变,在传统工艺中打破时代创新,才会达到新时期工艺传承的目的。

高坡苗族传统木匠工艺在生产传承中信奉规矩法则,派生的习惯法有利于社群生活的社会治理。祭拜鲁班,尊敬工匠的习俗继承我国尊师拜祖的传统美德。用木的崇拜体现了对大自然的敬畏,对生态环境起到了保护的作用。这些无不凸显着民族精神的精髓,承载着民族文化的传承。随着人们对旅游产品需求的多样化、个性化和民族化,高坡苗族在文化创新中以传统木工制品创新打造旅游产品,传承民族文化,塑造工匠精神,是时代的召唤和弘扬工匠精神的体现。

参考文献

[ 1 ] 孙成发·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 N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626日第006版·

[ 2 ] 潘雪枚·资源县五排苗族的神木情节[ J ]·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增刊),2017年·

[ 3 ] 刘爽、于雪·我国传统工艺设计对民族文化的体现与传承[ J]·赤峰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1月第一期

[ 4 ] (美)弗朗兹.博厄斯·原始艺术[ M ]·上海文艺出版社,19898月第2版·

[ 5 ] 马文静·民族地区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发展问题探讨[ J ]·贵州民族研究》,2009年第一期·

[ 6 ] 肖进源·贵州旅游经济开发研究[ J ]·北方文艺出版社,2010年·

[ 7 ] 龙英·传承保护视角下贵州苗族刺绣旅游商品开发设计的意义与策略[ J]·贵州民族研究,2012年第5期,第54页·

[ 8 ] 熊宏萍·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工艺元素在现代设计中的运用[ J ]·大众文艺,2014年第23期·

[ 9 ] 钟敬文主编·民俗学概论[ M ]·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12月第一版·

[ 10 ] 朱宏伟·民族经济研究概论[ M ]·中山大学出版社,20169月·

[ 11 ]中共 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S ]2017125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