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AG8手机网页版|官方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坛
苗族蜡染的梯度开发研究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苗族蜡染的梯度开发研究

——兼论工艺美术类非遗的生产性保护

  

摘要:

苗族蜡染是具有苗族文化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她源于田野,将麻布、棉布、蜂蜡等原料手工绘制成图。随着时代的发展,苗族人尝试让历史悠久的蜡染技艺走向市场,宁航公司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本文通过对该公司的蜡染生产方式、传承形式和开发模式等内容的调查,并试图深入探讨传统工艺美术类非遗的保护和开发。因此认为,传统工艺美术类非遗的发展必须以生产性保护为核心,以梯度开发为手段,才能合理而有效地解决传承保护和商业开发之间的矛盾。

关键词:

传统工艺美术 非物质文化遗产 生产性保护 梯度开发

近年来,我国政府逐渐重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的传承工作,提出了“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方针,大力实行保护与开发并重的策略。在国家的支持下,非遗的一个门类:传统工艺美术类非遗,也得到了较大发展。但在现代化浪潮的冲击下,一些地方对这一门类非遗的保护与开发工作处理地相对不足,或过于强调创新而脱离了传统特色;或过于保守而未能充分实现其市场价值。如何更好地使传统工艺美术类非遗的保护和开发协调发展?面对这一问题,学术界尝试寻找新的理论来指导当前的工作,“生产性保护”与“梯度开发”这两个概念应运而生。

传统工艺美术技艺的保护与开发本身就是一种矛盾,而怎样处理这个矛盾成了学术界探索的课题。关于保护,学者们总结出了各具特色的保护方式,王英杰认为:“目前我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主要有三种保护方式,即‘抢救性保护’、‘整体性保护’和‘生产性保护’。①”其中非遗的“生产性保护”是指在具有生产性质的实践过程中,以保护非遗的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为核心,以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为前提,借助生产、流通、销售为手段,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转化成文化产品的保护方式。②黄永林站在传承人的角度提出:“从静态到活态,再到生产性保护是传承人保护的发展趋势。”③而关于开发,学术界也有较多元的看法,梯度开发是其中较新的思路。苑利对工艺美术类遗产开发路径做了深刻地研究,他表明:“家庭作坊式的传统经营对产品开发的力度往往十分有限,一旦进入规模化经营各种压力势必会迫使企业加大开发力度……一个产品一旦立项经营,以下五个梯度的开发是不能不考虑的。”他进一步确定梯度开发的概念为:“一度开发,是指按照产品原有的样子进行的原汁原味的复制过程。二度开发,是指在使用原料不变的情况下,根据旅游以及现代审美需求对产品体量所实施的变量开发。三度开发,是指在保留物件原有形态的基础上,对产品实施的质(材质)与量(体积)的同步改造。四度开发,是指根据“去粗取精”原则,在保留原物精华部分的基础上,对原物品所实施的选择性开发。五度开发,是对文化遗产所进行的更深程度的开发。”①

尽管学术界对这两个概念分别做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并确立了相应的原则,但似乎并没有系统地将其联系起来。这两个概念能否有机结合?这种结合能否指导我们传统工艺美术类非遗的保护和开发工作?对此,笔者尝试用丹寨县宁航公司的苗族蜡染技艺开发来论证这个问题。

宁航蜡染技艺的生产模式

丹寨县位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其北靠凯里市,东接雷山县;南抵三都水族自治县,西交都匀市和麻江县。苗族为该县主体民族,占总人口的85.57%。因为历史上交通不便,所以这里至今较好地保存着浓郁的民族文化。当地的皮纸制作技艺、苗族贾里、苗族蜡染技艺等非遗已经入选各批次国家级非遗名录,更有不少非遗入选省、州和县级非遗名录。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丹寨县的一些传统技艺试图走上市场化的道路,由此出现了与自然传承不同的发展局面,其中当地的苗族蜡染技艺就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丹寨县蜡染工艺分布广泛、历史悠久,许多村子都保存有各具特色的制作流程,在众多场合,当地人都使用蜡染制品。“据《贵州通志》记载,历史上包括苗族在内的各族人民都有‘用蜡绘花于布而染之,既去蜡,则花纹如绣’的工艺。”②在村落里,蜡染的制作基本上以家庭(或家族)为单位,女性家庭成员为主要生产者。她们从小就在母亲和女性亲属的传授下习得该技艺,生产出来的产品既自家使用又在集市出售。同时,在婚丧嫁娶、岁时节庆等特殊时段丹寨人都会使用各种蜡染制品。可以说,蜡染技艺已经深深地影响了当地人的生活世界。

虽然蜡染技艺在丹寨的许多村落还有传承,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当地出现了“蜡染公司”这种新鲜事物。在丹寨县城就有一家宁航蜡染公司,它试图将传统的生产技艺与市场化的发展方式结合起来。

宁航公司全称是“贵州丹寨宁航蜡染有限公司”,在当地较有名气。总经理NJ 来自安徽省池州市,2009 年初她到西江旅游时见识到丹寨蜡染的魅力,从此喜欢上了这一传统技艺并很快独自来到丹寨县开办了宁航蜡染公司。虽然公司开办之初都处于亏损状态,但随着经营不断完善和市场渠道的开拓,目前它已经收支平衡并将很快盈利。笔者了解到公司现有三种销售渠道:政府和单位的礼品采购、网络销售和实体店销售。第一种渠道是 NJ 通过几年努力加强与政府联系而建立起来的稳定的市场合作关系,蜡染成了政府部门馈赠来宾的地方特色产品;第二种渠道指在某些大型网络营销平台建立的“网店”式营销模式;第三种渠道则依赖于公司现有和未来要开设的实体店。这三种营销渠道构成了宁航蜡染公司多元化的市场路径。

宁航公司采用的蜡染技艺基本上还是古法。在材料选择上:布料多采用麻布、棉布和蚕丝等,目标人群不同,材质档次也不同;制作工具包括铜刀、小火炉、油漆罐、染缸等;而消耗品包括蓝靛(板蓝根)和蜂蜡之类。从制作技艺看,NJ介绍主要有两种蜡染方式:一种是蜡画,即用铜刀直接蘸热蜡在布匹上作画,不经过染色等程序。这种生产技艺方便、快捷,是简单的蜡染方式;另一种是纯蜡染法,制作者首先在画布上构好图,然后用黑色蜂蜡填满图案。接下来她将画布放入蓝靛染缸里染色和自然风干。染色次数越多,画布颜色越深,而不同的部分也可采用不同的染色方式。最后制作者将蜡布风干后放到清水锅里煮,这时先前涂好的黑蜡就脱落溶入水中,呈现出蓝底白纹的艺术效果。因工序和耗费工时的差别,蜡染的成品会体现不同的价格。蜡画相对较便宜,一张一平方米的蜡画桌布约合人民币五十元,而蜡染制品则有数百元甚至上万元之分。

笔者在调查时注意到宁航公司正尝试用原生态的方式实现蜡染的商业化。在制作车间,外来者进门就能看到十多个身着民族服装的中老年妇女认真地进行创作。她们的创作完全处于一种真实而随意的状态:有的人背着熟睡的孩子作画,有的人为了让自己舒服尽可能选择慵懒的坐姿,而有的人则边闲聊边作画。这种状态使创作者全身心地创作,享受着工作的乐趣而忘却了养家糊口的压力。据NJ 介绍,公司专门聘请了两名国家级蜡染非遗传承人及若干名各级非遗传承人现场创作。这些人成长在田野,深受当地民族文化的熏陶,熟练地掌握了蜡染技艺。公司因此将她们请来制作蜡染,让她们充分发挥特长。同时,老板娘免费提供食宿,以基本工资加绩效提成的方式发放薪酬。NJ 认为,只有让她们有适当的心理价位,不用担心收入,才可创作出真正体现自己内心想法的创意之作。除了完善的收入机制,宁航还实行民主的管理方式,即公司不干涉制作者的创作,后者完全能按照自己的意图随意发挥。他们做简单的蜡画,也经常合伙设计复杂的蜡染。制作者的创作思维犹如天马行空,艺术作品造型夸张而活泼,极具民族文化内涵。作品既有反映洪水故事、蝴蝶妈妈等苗族神话的创作;也有苗龙、花朵、苗人等纯粹的艺术形象;还有外来文化如凤凰、汉字等。自由的创作保证了作品的质量,为梯度开发提供了可能,也间接提高了制作者的收入:因为绩效提成由手工艺的复杂程度、件数和作画范围的大小决定。值得注意的是,宁航公司还以提供食宿的方式邀请传承人的子女参与创作,这些孩子们利用寒暑假的空闲向母亲学习蜡染技艺。列维·斯特劳斯曾写道:“把共同体的所有传统和哲学烙到头脑里去。”通过技艺的传承,后代接受了祖先的文化。他们学习到蜡染图案的符号象征意义,民族的文化特征,并强化了民族认同。另外,因为宁航公司在网络上有一定名气,所以吸引了不少外来者前来学习,笔者在调查期间注意到学习者有大学生、上班族甚至还有外国人。当笔者询问 NJ 是否担心外国人把丹寨苗族蜡染技艺带出国使用的问题,她的回答是:“不怕,欢迎大家来学,不分国界。”

宁航蜡染技艺的梯度开发

从以上描述我们可以发现,宁航基本坚持了传统的制作技艺,同时给予传承人极大的自由发挥的空间。在此基础上公司努力让有兴趣者和传承人后代参与学习,保持蜡染技艺传承的连续性。相对于很多村落里遇到的传承难的问题,这无疑是一种创新。这一现象紧密契合生产性保护的核心:传承与转化,完全符合其解释。由此可见,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如果实施产业化经营,生产性保护无疑是保持非遗传承的一种有效路径。由于聘请的传承人在生产实践过程中运用着相对原生态的工艺,并进行了有意识的传承活动,因此宁航的蜡染技艺较好地保持了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并能有效生产富含苗族文化气质的蜡染制品。所以,如果在保持传统技艺的基础上进行梯度开发,能很大程度地保存艺术品的原有属性并带有创新性,这就是生产性保护在工艺美术类非遗技艺中的实践。借用苑利的梯度开发理念,从公司产品的角度进行分析,能看到传承人在现代生产理念的影响下已经具备对传统技艺实施梯度开发的意识,无论是蜡染产品的材质、尺寸,还是艺术形象、产品造型等都各有特点,多维度开发层次分明。

(一)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的浅开发

浅开发是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最基本、最常见的一度开发模式。在宁航,用传统蜡染工艺制作的桌布、手帕、头巾等既可以用作日常消耗,也可以做收藏、观赏。如生产一块桌布,手艺人首先要按需求决定蜡画和蜡染的选择,接着进行传统技艺流程的制作,最后将做好的蜡染成品按照客户需求用缝纫机裁剪、修边。在浅开发中,除了最后的修饰工序使用现代机械外,其余工序均遵循古法。不过与流传乡野的蜡染制作场面不同,这里的人们进行着批量化生产,追求数量和质量优势。这些工艺品确保了在传统制作工艺、风格式样和选料等内容的原汁原味,但同时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实现了从家庭式生产向规模化的公司(工厂)经营的转变。简言之,传统工艺美术类产品的浅开发即在现代规模化生产理念指导下传统工艺生产过程,这种过程既追求产品的原真性,也通过集约化生产来追求数量和质量上的提高。

(二)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的次级变量开发

次级开发是此类遗产的二度进阶变量开发模式。制作者尝试将蜡染制品的大小进行调整,产品规格不一。较常见的有长度超过三米、宽度超过一米的大型蜡染条幅(牯藏幡),这种制品体积较大,可以挂在家中做装饰。更大的还有蜡染制成的地毯,很好地满足了现代人在家居装潢方面返璞归真的心理需求。为了制作这些产品,公司需要提前订制大小确定的布料,然后若干人协力制成产品,非一人之力就能完成。再如,公司的展览厅内也有将蜡染体积缩小制成的手帕、披肩和头巾,这种产品对现代人有一定的吸引力。这类产品虽然体积不大,但也让匠人费尽心思于其上,力求精致、美观,非很短时间内就能完成。在西江、凤凰和镇远等周边旅游区,蜡染的手帕和头巾深受游客特别是年轻女性的欢迎,她们喜欢在旅游时披上头巾和披肩,以显示自己风姿绰约。宁航深知这一点,规模化生产这一系列产品并力图销往各大旅游点。相对传统的蜡染需求,这一级的开发既追求数量,也强调规格的变化,可大可小;更能调动数量可观的杰出匠人集体创作,以制出世所罕见的壮丽工艺品。次级变量开发,已经是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的较高水平的开发,与民间制成品的差异加大,凝聚了众多或单个匠人的心血。

(三)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的中级开发

这是较为常见的开发。在这一级的开发中,生产者已经开始改造产品的质与量。如前面提到的条幅,制作者可以运用传统装裱技艺将其加工成蜡染画;也能制作不同规格的木质蜡染屏风;小型的蜡染,则被装裱成小型的蜡染家居挂画,这些都是简单的中级开发。在宁航公司的展厅里,笔者注意到一些复杂的中级开发产品,有枕头、伞、蜡染服饰、鸟笼罩等,笔者认为有必要对这一级的产品做一个简单描述。

以蜡染服饰为例,这是宁航产量较大、种类较多的一类产品,包括内衣、外衣、旗袍和肚兜等。旗袍长短有别,有立领、圆领之分,领子会缝上珍珠串(有的用塑料珠子代替),领口的开胸度也有差别。而衣服纹路以凤凰、花、蜈蚣苗龙和蝴蝶为主,蜡染纹路随意,富有苗族特色。男、女式上衫造型基本一致。值得注意的是,上衫的扣子出现了两种款式:一种是直排古式绳盘扣;一种是左衽式盘扣,领口从右肩开到左腋窝处,扣子为绳扣或塑料扣。历史上,汉族人的服装多为右衽(寿衣和某些女式服装除外),少数民族服装则为左衽,左右衽之别在过去是“夷夏之别”的典型象征。从这一细节来看,蜡染师很好地保持了少数民族服饰的文化象征。肚兜之类则以蜡染布料为主,周围用红绳之类串接而成。总体来看,蜡染服饰既强调保留传统文化特征,也力求渗透现代审美造型艺术。

此外,展厅里还有大小不一、材质不同的伞,以及结合当地养鸟习俗而设计的鸟笼罩。由于运用了不同的制作技艺和材料,这些物品观赏价值是大于实用价值的。此即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中级(三度)开发的典型代表:传统材料与新材料的创意结合,既传统又现代。同时,材质不同,体积也各有不同。另外,制作这些产品不仅用到传统蜡染技艺,还要求制作者熟练掌握现代电动缝纫机技术。因为传统的缝纫裁剪费时费力,不符合大规模生产的数量要求,而且还可能对产品的尺寸、造型等要素造成偏差,所以宁航公司大量使用缝纫机对蜡染品进行深加工。蜡染工匠在自己生活的村落里很少使用缝纫机,到了宁航后都学会了这一现代加工技艺。不过,缝纫的工作很多时候改由其他专职工匠来完成了。

(四)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的深层次开发

相对于前三种开发,这一级的开发已经开始尝试艺术化的加工,秉承的是“去粗取精”的原则。笔者认为,深层次开发的本质即取原来的艺术造型和技艺的一部分重新加工。以宁航公司展厅的凤凰图为例,该蜡染图采用了传统的蜡染技法,不做底色,类似于蜡画。工匠预先在布料上凭感觉打好底图——凤凰与云纹。展翅的凤凰身体在下,尾翼在上,整个身体盘成圆形状。这张图还是采用丹寨传统蜡染技法——工匠不依靠工具而凭感觉勾勒出凤凰和云纹。但是,凤凰的形象却是与传统中国画里的凤凰形象一致,云纹也是如此。凤凰图完成后,艺术家们也不是用传统的装裱技术将图裱起来,而是使用了西式木质相框。这一切都说明来自田野的艺术家们逐渐与汉文化和其他外来文化交流,这种交流影响了他们的创作风格并使他们有意识地创新。蜡染创作者可以画凤凰图,同样也可以画米老鼠、火影忍者或者喜羊羊,抑或其他现代的艺术形象。这一级开发保留了传统了蜡染的精华,其精华可以是一部分技艺,也可以是以往的一部分艺术形象,从而在此基础上做适当的选择性开发。

(五)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的变体开发

苑利以钧窑开片声做成唱片销售,以满足听众对悦耳声音的追求的案例来说明五度开发的内涵。在宁航,一些外来客前来学习蜡染技艺,而蜡染产品的价值对他们却没多大吸引力。此时,蜡染技艺成了商品,他们追求的不止是学到这门技艺,还有学习的乐趣。笔者注意到,有的人能连续几天在染坊里染色,有的人喜欢从早到晚作画,这说明他们陶醉于此。他们吃住在丹寨,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当地的市场经济。当他们离开时,也会随心意给公司支付费用,甚至有时还会给手艺人一些小费。一般来说,外来客们在丹寨时各种开销比单纯买卖蜡染制品的利润高得多。从产品到技艺的体验,实现从物质制作到精神享受的再开发,此即最终极的开发。

以上所述可以看出,宁航的梯度开发有着从物质生产向非物质生产的趋势。如果说前四级的开发还依靠传承人的手艺来实现的话,那么随着开发的深入,到第五级开发时,材料、传承人的技艺等因素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这个时候的生产有了文化产业的特征:以知识技能为卖点,在消耗最小自然资源的基础上实现最大化的文化财富效应。本雅明在评价“机器时代”时认为:“艺术作品在原则上总是可复制的,人所制作的东西总是可被仿造的。”①与工业时代的“机器复制”模式不同的是:梯度开发是一种创意产业,创新思维的体现就越多,独特性就越强,最终实现互动性和虚拟性。这也是一种难以被仿造、能保持知识的独占性的开发模式。以梯度开发来实现非遗的保护,这正符合“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转化成文化产品”的生产性保护理念。

基于生产性保护的梯度开发设想

佟玉权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是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引入市场,通过文化产品的开发,满足社会需要,以达到传承文化与发展经济双重目的的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形式。”②“生产性保护”这个概念最初由王文章先生于2006年提出, 2009年2月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方式保护论坛”上成型,其相对新颖。文化部在《关于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目前,这一保护方式主要是在传统技艺、传统美术和传统医药药物炮制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实施。”③这三个类别中传统美术即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说明生产性保护的对象都是带有生产性质的。而“梯度开发”是一个由苑利提出的新概念,现阶段也主要应用于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从定义来看梯度开发和生产性保护的对象有着一致性,所以基于生产性保护的梯度开发主要指传统工艺美术类非遗的开发。因此笔者认为将生产性保护和梯度开发有机结合能更好地处理传统工艺美术类非遗的保护和开发之间的矛盾。

(一)以生产性保护三原则为核心的梯度开发

不管是传统的家族型产业模式还是现代化的企业流水线生产模式,工艺美术类非遗的价值都要通过不断地生产实践去体现。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和市场化的影响,有些家族作坊的产品或质量参差不齐,或产量不高,或偏离传统风格;而有些企业“机器复制”的产品保质保量,却风格雷同。这一系列问题影响了传统工艺美术的良性发展和审美价值的保存。如果这一类非遗要很好的发展,就必须要实现与生产性保护的“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三原则相结合的梯度开发。

真实性也叫原真性、即“要保护原生的、本来的、真实的历史原物,保护它所遗存的全部历史文化信息。”不管哪一级的梯度开发,都需遵循真实性原则。宁航蜡染的前三个梯度的开发通过艺术设计、制作技艺和原料选用等生产要素的灵活运用来原汁原味地表现苗族传统文化。如公司曾组织十多名非遗传承人历时七个多月绘制了一幅《百苗图》,该图生动而真实地表现了众多苗族支系的日常生活、婚丧嫁娶和岁时节庆等场景,人物形象也千姿百态。工匠们在绘制时采用了传统技法,也没有进行背景色上色处理,但却实现了浅开发——使画卷长达六十米,使人叹为观止。这种处理使创新和保守巧妙地融合,提升了艺术品的审美情趣和收藏价值,吸引了不少收藏者的目光。同样,四度开发在保存传统精华的基础上强调的选择性创新;五度开发让参与者体味传统文化的魅力的努力,也都很好地遵循了真实性这一原则。

整体性的保护指保护工艺美术类遗产自身及其文化生存的背景环境。梯度开既必须顾及所有必要的技艺与工序,也要让传承人来自田野,在生产中不脱离田野。以宁航的蜡染生产为例,管理者有意识地对传承人的生产采取“放养”的态度:基本不干涉他们的工作思路和生产技艺,不强迫他们放弃或强化某种程序,工匠也能凭兴趣自主选择全套或部分的生产流程,此即保护工艺美术类遗产自身。文化生存的背景环境的保护,其深层意思是对传承人原生环境的保护。非遗传承人不能脱离他原来密切联系的自然环境、人际关系、文化背景等原生环境。一旦脱离,他们的传承就可能遇到困难,掌握的地方性知识也会变味。如傩戏被搬上舞台,脱离了宗教仪式,脱离了田野,其就是一种应景表演且完整性大打折扣。同样,如果让蜡染工匠整天工作,与原来的环境联系不多,久而久之她们的创作源泉会枯竭。这既影响了蜡染作品的创新,也影响了技艺的传承。从调查情况来看,她们现在基本能很好地与以前生活的环境保持着密切联系,没有脱离家族与家庭的生活,也可以在工作之余参与原有的事务、岁时节庆。

传承性的保护,笔者认为工艺美术类遗产的传承必须在生产过程中才能实现。这需要传承人有意愿将自己掌握的生产技艺和相关文化原原本本地传授给合适的人。蜡染工匠要确保自己能有时间将儿女带到身边学习,这是一种传承人的初步确立。由于蜡染技艺传习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新的传承人确立后还需要其以后能长期地学习。儿女们们基本还是学生,虽只有寒暑假才有闲暇跟随母亲去理解蜡染技艺和其中的传统文化,但也算是对有序传承的一种保证。此外,蜡染历史上多为家族式传承,外人接触不多,可是公司里的传承人对来自外来学习者的态度是欢迎的。不管是学生、上班人士,还是外籍人士,均能接触完整的技艺和背景文化,这种开放式的传授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

(二)保护与开发相协调的实践

如果说一种理论想要实现,仅有核心的理念和原则是不够的,还需要人们按照实际情况去实践。梯度开发也是如此,既要遵循已有的“三原则”,也要完善生产、流通和销售的过程。努力将工艺美术类非遗转化为文化产品,以期实现在“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按照生产性保护的要求在开发中促进保护手段的提升,这是梯度开发的另一核心理念。

工艺美术类遗产历史上多以“走市场”的方式来促成自身的传承,泥人、年画、雕刻和刺绣等均是如此。这些非遗与市场联系密切,可以通过贴合消费者需求来创新以实现自身发展。但丹寨苗族蜡染却和这些走市场的非遗不同,其带有较强的保守型。自古以来,由于交通不便、山地阻隔等因素,导致当地苗族社会商品经济不太发达。丹寨蜡染多以家族为生产单位,产品数量相对不多,自产自用成了蜡染生产的主要特点。这一特点决定了蜡染技艺的家族封闭传承特性和较低的市场化程度。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传统蜡染技艺开始逐渐与市场接轨。选择市场化的路径可以很好地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提高传承人收入,促进传承人的收入构成多元化。不过,像丹寨蜡染技艺这类的工艺美术类非遗怎样才能在市场化的过程中保持有效的传承?这需要在生产、流通和销售等环节上不断的完善。

以宁航的蜡染技艺的梯度开发为例,其体现了两个特点:1,在生产上商人和传承人各司其职,相互干扰性不强。商人(NJ)给了传承人很大的自由度去选择自己的创作思路,不干涉创意的选择,这保证了两者在思维上的相互隔离。同时,传承人基本聚集在大厅里安心从事创作,工作时基本与外界和老板接触不多。即使有人前去询问,她们也不会将手头事务停下来,这又保证了传承人与外界在空间上的隔离。如此,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圈子”,交流仅仅发生在“圈内人”之间。由此可见,生产过程中思维与空间的隔离,是梯度开发中实行生产性保护所要注意的事项。2,在流通和销售环节,商人占据主导地位。宁航将这两个环节的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基本工资加绩效提成的方式给予传承人较好的待遇,消除了后者对生存和公司发展的顾虑,使其不会参与运营并全身心投入生产。传统家族式工艺美术类遗产的开发不仅需要家族负责生产,还需要相关人员去进行流通和销售方面的操作,这样无形中分散了传承人的精力,降低了整体效率。因此,公司制中商人全权处理流通和销售,传承人全身心创作,也是生产性保护的有效实践。

综上所述,传统工艺美术类非遗的梯度开发必须基于生产性保护的三原则: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苗族蜡染如此,其他类似非遗也应如此。只有这样,非遗的发展才不会走样。而在生产性保护与梯度开发相结合的具体操作实践(尤其是大规模的公司生产)中,应尽量在生产、销售和流通三个环节让传承人与外界和商人处于适当的隔离状态。有条件的话最好让传承人在以前的生存环境里生活和生产,商人只负责到场收购和销售,实行“公司加农户”模式。这便是操作层面上符合生产性保护核心理念的梯度开发的最佳状态。

总结

文化部部长蔡武指出:“在保护工作中,根据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自身规律、特性和生存状况,我们逐渐探索出了多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式……与人民大众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决定了我们要尽可能运用生产性保护等积极保护的方式。”④可见,生产性保护是一种专门针对传统生产技能类非遗和传统生活类非遗的保护手段,在理论和操作层面都具备极重要的作用。而梯度开发现在主要应用于传统工艺美术类遗产,能很好地为这类遗产的现代化生产和分类提供指导。梯度开发程度越高,创新性越强。笔者认为:从宁航公司的苗族蜡染技艺开发状况来看,梯度开发是可以生产性保护的理念为指导的。生产性保护是梯度开发的核心,后者的实践理念必须遵循前者的“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的原则,同时在生产、流通和销售等操作层面不断完善,这样才能保存传统工艺美术非遗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几年来的保护工作实践证明,对传统手工技艺类的非遗项目进行生产性保护已见成效。这一类的例子正在不断涌现,如朵云轩,其在坚持传统之路上积极创新,这和宁航蜡染的积极探索有点类似。保护是目的,生产是方式,只有坚持生产性保护和梯度开发相结合才能较好地解决传统技艺的传承问题,维系好保护和开发的平衡性,这也是宁航公司的努力带给我们的启示。

 

原载于肖远平、柴立主编:《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报告(2015)》,社科文献出版社,2015 年 6 月第 1 版第 209-221 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